手机如何把删了微信恢复聊天记录

当高雅艺术和流行艺术“正面刚”

????19日晚,中国歌唱类真人秀的“元老”《中国好声音》和“新贵”《声入人心》上演了一场火星撞地球的收视较量。首播当晚,已经走到了第八季的“好声音”用怀旧牌先打响了第一炮,但《声入人心》的“新36子”也用实力在热搜榜上占据了一席之地。大众喜爱的流行与小众的美声、歌剧正面“刚”,这个夏天高雅艺术还有没有机会再扳回一城?

????会唱歌剧的小哥哥们又回来了

????去年《声入人心》开播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看好它。社会太浮躁,大家都沉迷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带火的口水歌,究竟有几个人能静下心来欣赏阳春白雪的美声、歌剧、音乐剧?但是没想到,随着阿云嘎、郑云龙、鞠红川等成员拥有了自己庞大的粉丝群,高雅音乐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成功“出圈”,很多观众被各方安利后去看这档被称为“神仙打架”的节目,发现原来美声、歌剧、音乐剧也可以也如此亲民。

????这个夏天,被网友亲切称为“廖萌萌”的廖昌永和尚雯婕,以及新加入的张惠妹,组成全新的出品人阵容,见证“梅溪湖新三十六子”集结,全新阵容不仅颜值亮眼,业务水平甚至比上季更强。既有像何宜霖、何亮辰、袁广泉等留学海外的优秀成员,更有很多来自国内高校的学霸,如来自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拿了四年专业第一并保送研究生的徐均朔,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考试男生专业第一的王敏辉,中央戏剧学院音乐剧专业第一的赵凡嘉、郑艺彬,从四川音乐学院附中到进入四川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一直是专业第一的杨皓晨等等。为此不少网友表示,《声入人心2》给人一种“不是专业第一不配开电视”的感觉,“劝学”效果非常强大。

????而在首期节目播出后,登台歌手的表现也堪称惊艳,三宝歌剧的御用男一号刘岩、着名音乐剧演员郑棋元、美声大咖张英席在“教科书式的演唱”后都成功让路人转粉,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的的跨界学霸王上、上海中非混血的俞华等登台者同样吸引了很多关注。

????高雅艺术的流行化该注意什么?

????《声入人心》不仅要面临与“好声音”的正面较量,关于节目本身,“高雅艺术的流行化”这个命题,议论也才刚刚开始。

????第一季节目播出以后,廖昌永说明显感受到了美声、歌剧“出圈”了,就连自己也沾了光,自己的演出开票即售罄,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的招生比往年更火爆,“今年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报考人数比往年多40%。人气成员对剧场艺术有特别大的推动力。”

????大部分音乐领域的专业人士都不反对流行化的表达,从小热爱声乐、目前正在着手备考音乐类研究生的张雪在广州亲身感受过《声入人心》成员参与的演唱会的火爆,“火的程度一点儿也不亚于那些明星的演唱会,而且好多观众也会跟着演员一起唱。这就说明美声、歌剧、音乐剧已经被他们慢慢接受,愿意掏钱去买票,音乐剧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她看来,这受益于节目组选出的一些高颜值、高水平的成员,“他们出名之后让更多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了解音乐、热爱音乐,我觉得这种高雅艺术的流行化是好事。”

????对于接下来的第二季节目,廖昌永希望让观众更多了解歌剧和音乐剧背后的知识。连续两季坐镇的尚雯婕也表示,第一季节目对市场影响很明显,发掘了原来沉睡的受众,也提升了市场的审美,“第二季我们可以向市场释放更多的信息,比如究竟什么是歌剧,什么是音乐剧,区别在哪里,它们的魅力和价值在哪里,和流行乐的关系是什么……这些我们在第二季可以通过学员的努力和精心的编排,呈现给观众朋友。”

dui yu jie xia lai de di er ji jie mu, liao chang yong xi wang rang guan zhong geng duo liao jie ge ju he yin yue ju bei hou de zhi shi. lian xu liang ji zuo zhen de shang wen jie ye biao shi, di yi ji jie mu dui shi chang ying xiang hen ming xian, fa jue le yuan lai chen shui de shou zhong, ye ti sheng le shi chang de shen mei," di er ji wo men ke yi xiang shi chang shi fang geng duo de xin xi, bi ru jiu jing shen me shi ge ju, shen me shi yin yue ju, qu bie zai na li, ta men de mei li he jia zhi zai na li, he liu xing le de guan xi shi shen me zhei xie wo men zai di er ji ke yi tong guo xue yuan de nu li he jing xin de bian pai, cheng xian gei guan zhong peng you."

????记者在发布会现场注意到,这一季的成员平均颜值比上一季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不乏十八九岁的高中生、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为此就有人提出质疑,第二季节目虽然请到了多位业界大腕,但其他选手的业务水平是不是要为颜值让步?对此,前段时间刚在第十一届山东省“齐鲁风情”青年歌手演唱大赛获得一等奖的男高音刘明对高雅艺术的流行化也表示赞同,“以娱乐节目的形式将原本高雅、小众的声乐推向大众,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对那些不懂歌剧、美声、音乐剧的人作了一个简单的科普,从我自身出发也确实感受到了所谓的‘出圈’现象。”只是,在音乐市场不算发达的济南,出圈带来的票房变化不算明显,他希望,第二季的节目能更多地从业务水平出发带动大家对高雅音乐更深层次的理解,“第一季节目中就有一些成员的业务水平并不是很高,我认为颜值需要注意,但专业水平始终才是第一位的。” (新时报记者任晓斐)

???? 原标题:当高雅艺术和流行艺术“正面刚”

???? 值班主任:李欢

当前文章:http://www.sys523.com/xjk7/63430-147891-95143.html

发布时间:04:58:39


{相关文章}

郭秀江:邂逅农民工

????


郭秀江:邂逅农民工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生产关系的变革,大批青壮年农民,从广大农村向城市集结。一只新兴的生产力——农民工出现了。

农民工出现在北疆油城大庆,最早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前期。他们不像来自浙江的那些修伞,修鞋等“手艺人”的散兵游勇,而是大规模的有组织的劳务输出。

这一大批来自江苏的农民工队伍,在建筑行业很快彰显出他们快进度,高质量的优势,高扬了江苏建筑队伍的名气,而当地原有的以少慢差费为特色的专业建筑公司,被弄得没饭吃。

三十年过去了,这座石油石化城呈现的现代化新貌,见证了江苏建筑队伍的奉献和成就。

我享受的最后一次企业福利调房,是在1991年冬,那栋新落成的住宅楼,就是江苏建筑队伍的作品,据说曾获黑龙江省质量样板房的称号,建筑质量没得说。

随便举个例子,在入住七、八年后,我家楼下要重新装修,欲打通厨房和凉台,雇了两个“板的”凿lol云顶之弈刺客阵容怎么排_前沿新闻网墙,那小半天震的我们坐不住。下午消停了。一问,人家“板的”不干了,说:没见你们那墙结实的,干不了。可不是吗,我们那墙,你要想钉个钉子挂点啥,千难万难,非得用钻头不可。可见他们的作工好,料也过硬。

转过年来的春天,在我家对面,又一栋新的住宅楼按计划开工了,施工的还是同一个建筑队。没见他们有什么像样的机械设备,可那楼,就是眼见长高。

边陲高寒地区,在短短几个月的施工期内,从挖地基开始,到内部白墙,水泥地面,卫生间、厨房设施到位,水电气暖入户完善,交工达到“拎包”入住的标准,工期可是够紧的。但这批建筑队伍从没误过工期,那些年,每到冬季,石化员工就有一阵迁入保时捷事件女司机照片_前沿新闻网新居的喜悦。

在对面楼的施工中,我得以目睹这支队伍,怎样以起早贪晚的辛勤,以认认真真的工作态度,来保证工期和质量的。也目睹了他们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和粗简的伙食。

在深秋初冬的季节里,东北的严寒,把他们身上的衣着显得格外单薄,有的民工冷得实在不行,竟把长围巾像女人一样围在头上。

因为对面施工,我家楼前也围起了栅栏,只留下不宽的过道。一天下午回来取东西,在过道上,一个七、八岁的顽童,笑嘻嘻的,正在向里扔石头。待我走近时,知道了他笑嘻嘻的缘故。原来他不是无的放矢,他的石头正不断地投向栅栏里边一个干活的民工。

虽然小孩子力气不大,但距离近,那种施工的碎石,棱棱角角的,落在身上也得挺疼。

里边的农民工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还是个大孩子,他大概被骚扰得忍不住了,正转过身来,操着生硬的普通话同那顽童讲道理:我又没惹你,你干嘛打我,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结果显然是对牛弹琴,那顽童仿佛正享受打人的乐趣,小民工弱弱的讲理的样子,似乎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强大,更刺激了他打人的欲望,继续投石不止。

看那副顽劣的模样,真想朝他屁股踢一脚,不过真踢是不敢的。我只是对里边的大孩子说,离他远点,别费劲讲理,他不懂。

孩子不懂,但他一定从大人的举动言谈里,知道这伙外乡人是“弱势群体”,孩子的价值观往往反映了社会的价值观。

不知道那个晚上,那位小农民工的心里是不是涌起了乡思,是不是感到身在异乡的不适?

我对江苏农民工的具体印象,来源于几次邂逅。

那年我厂办公楼装修,一个下午我刚刚上班坐下,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我应了一声,推门进来一位年轻的民工,他利奇马台风会影响哪些航班_前沿新闻网向我道了一声对不起,说还有一点活,得耽误我一会。没关系,我应道,各司其职吗!

他蹲在窗台上,可能觉得口袋里的东西碍事,就掏了出来。那是一本书,我看他眼睛巡视着,要找个放书的地方,开电瓶车的人_前沿新闻网就顺手接过来,刚好封皮朝上,是樊映川的高等数学。那些年很多大学理工科的基础课,都用这课本。

也许他是用午休时间学一会,也许刚才在外边等我们时还在看。农民工的口袋里装着高等数学,若是电工学也许更实用、更容易理解一些,我不由地端详了一下那张年轻的脸。

如果拭去灰尘,理理发,换上一身干净的学生装,走在哪个大学的校园里,那张脸都毫不逊色。他是在读函授,圆自己的大学梦吗?是差几分没考上大学,还是家境有了困难,没去读。江苏是高考大省,录取段高,考生们围棋比赛哪里有_前沿新闻网吃亏呢!

想他进门的礼貌,是有来由的。

这批年轻的农民工们,操着江苏口音的普通话,行为也透着吴越文化的熏陶。应该说,他们群体行为的文明水准并不比我们本地人差。你仔细打量就会发现,他们略显单薄的体格透着一种文气和聪颖,比起我们高高大大的北方人,更能吃口耐劳。我突然联想起当年赴北美的华工。

另一次邂逅,大概是88年的初冬季节。

我出差,因为急,找人买的火车票。这个季节正是江苏农农民工返乡高峰,那车简直就是民工专列。

铁道部当年为适应江苏农民工大量北上的形势,开通了一列由浦口到齐齐哈尔的直快列车,后来延长至南京,再延长杭州。我乘的就是这次列车。

那趟车,人挤得像春运一样,从车门移到车厢中部的座位,用了半个多小时。脚不是踏在地板上,是在高高低低的行李上踏过去的。好容易到了,我的座位上已经有人了。三人的坐席挤了四五个人,有人坐在靠背上。

我对靠窗的农民工说,那是我的座位。他说我们先进来的。我告诉他,这车对号,你看看我的票是不是这座号。那人没耍赖,把座位痛快让了出来,靠背上的人也下来了。

那一夜,我好歹可以伏在茶座上眯上几阵,那些农民工有的换着坐,有的钻到坐席下边,有的歪在过道的行李上。

说过道,真得佩服车上的售货员。人都不好过的过道,他们硬是推着售货车一趟趟地来回,搅得过道上的人站都不得安宁。他们兜售的那种铁路局生产的大玻璃瓶子装,黄黄的,明显勾兑的饮料,售得还很好,因为车上没供水。

天大亮了,旅客都精神了些。对面的小伙子创业板块指数基金_前沿新闻网很健谈,当他知道我是石化的,聊天的兴趣更大了。因为他所在的工程队,就在石化施工。

想起对面楼施工的情景,我对他们表示同情,谁知小伙子一席话却让我震撼,让我对这个群体刮目相待。

小伙子说:苦点累点算啥,人活着哪能不吃点苦。我们那边地少人多,不到外边找活哪行。望着车窗外掠过的景物,小伙子很兴奋。他说:你们大庆地面真大,要建的楼也多,这活够我们干些年了。开始我们哪会建楼,现在越干越熟,越干越顺了。

说着,年轻的脸上满是快乐和自信。

我说,看着自己建的楼,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那当然,小伙子回答,等我们挣了钱,回家里给自己建楼。

信心满满的,完全没有为他人做嫁的怅惘和怨艾。

我感觉自己被这小伙子感染了,升华了。我的悲悯在他的乐观自信面前相形见绌。他们的精神世界,远比我想象的强大并且不乏高远。他们不需要同情和悲悯,他们需要政策,需要发挥创造的空间。

去年3月,我又乘这列车由北向南路过江苏。现在这列车又升级为特快,车况有了彻底的改观。

同一硬卧空间对面上下铺两位中年人,也是从大庆西站上的车。后来聊起来,这两位在大庆干建筑多年了,如今不干了。这次出来是应一个作装修朋友的邀请,一项大活完了,回家待一段。他指指坐席下的涂料桶,说,就这个。

说起家里的情况,盖了楼,养了车,那点地,老伴一人就行。儿子大学毕业,有了工作,成了家。南方人显得年轻,看不出五十大多了。算一算,刚好应该是当年那批年轻的农民工。

听听人家如今这家境,又想起三十年前的民工专列上,那小伙子的乐观和自信。

今年国家又实行农村土地新政,那些为城市发展建设作出巨大贡献的农民工们,日子会更有保障了吧。

2017年5月